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春情罗曼史二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内容
春情罗曼史二
r>
  「什……」

  明明长得一张美丽的脸孔,讲出的话却是超级坏心。我忍不住用泪眼瞪向冬彦。

  「鬼……恶魔……」

  长得一副天使的面孔,这跟诈欺有什么两样。

  刚才明明还用着能溶化我心般的温柔眼神看着我说,现在却是这样。

  「乖乖发出可爱的声音来吧……」

  冬彦的手指滑过我那里的前端,就像在画圈圈一样,绕圆地抚摸着它。
  「啊啊……啊……不……」

  「看……已经开始落泪了呢……」

  轻咬着我的耳垂,冬彦低沉地说着。

  「小秋这里真是个爱哭鬼……」

  「都是因为……冬彦做……奇怪的事啦……」

  「那、要我住手吗?」

  停止手的动作,眼看冬彦就要放开那里,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

  「要我怎么做?」

  真的是……超级讨厌的家伙。

  当然我残留下来的选项只有一个而已。

  「继续……啦……」

  明明人家都已经让步了,但那个家伙竟然还得寸进尺。

  「要拜托别人,这种态度不太好吧……」

  突然又好象回到严肃的学生会长般的态度上。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像是催促般,冬彦的手指像偶然一般滑过我已经湿润的地方,我只能咬着嘴唇看向冬彦。

  「……求……求求你……请继续下去……」

  「做什么?」

  果然吧……

  我早就猜到一定是这个回答了。不管是哪一种个性,果然冬彦还是冬彦,不管做什么都要求彻底。

  「啊……」

  不再再怎么样都还是说不出口的我,悔恨地咬了冬彦一口。

  那瞬间冬彦的手指突然用力弹了一下我的乳头。

  「呜……」

  明明很痛却有感觉……我该不会是被虐待狂吧?

  「不快点说的话,说不定出云崎他们会过来找人哦。」

  那就糟了。

  就算是已经知道我们关系的春美他们,这种状况还是不想给人看到。

  而且在这种状况下也没办法顺利地走路。

  在那之前我也已经到了界限了。

  对无意识晃动着腰的我,冬彦贴近我的胸前,用舌头舔舐着我的乳首。
  「嗯嗯……」

  甜美的痛楚传达到整个身体之中,从我颤抖的欲望前端里,开始涌出了透明的泪珠。

  「啊……冬彦……」

  再这样下去,我整个人都会变得眼奇怪。

  慌张地把冬彦从胸前推开时,他还不死心地舔了一下。

  「啊……啊……」

  对忍不住抬起腰来的我,冬彦小声地笑了出来。

  就连这样我都有感觉,而且舌头跟嘴唇吸吮住胸前凸起的感觉,光只是这样脑袋就好象要沸腾起来,已经什么都没有办法思考了。

  「啊……冬彦……拜托……求求你……」

  我的身体淫荡地哀求着冬彦。

  「握住我那里……舔我……让我射……」

  「了解。」

  因为我的回答显得非常高兴的冬彦,马上开始进行动作。

  「啊……啊啊……要射了……不行了……」

  冬彦的舌头爱抚着我的前端,我整个人都像是沉在快感的大海里,终于意识消失在蘠薇色的海洋中。

  「怎样。感觉很好吧?」

  因为脸颊被拍打着而醒过来的我,眼前看到的是冬彦被我溢出的液体所沾湿的嘴唇。

  我涨红的脸因为夕阳的余晖而顺利隐藏起来。

  可是冬彦的双手捧着我的脸,所以脸上的热度根本没办法隐藏。

  「小秋到高潮时的脸真的好可爱……」

  「笨、笨蛋……别看啦,那种时候……」

  「生气的脸也好可爱……」

  这样说者,冬彦又飞快地盗走了我的吻。

  「其实本来真的只打算到这里就停止的……」

  「咦……」

  涌上的不吉利的预感让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不过预感果然成真了。

  「因为小秋太可爱了,让我忍不住想继续下去……」

  冬彦用着几乎会让人觉得平常爱欺侮人的那面是骗人般甜蜜哀伤的视线望着
  我,然后在夕阳照射下的台阶上紧紧拥抱住我的身体。

  晚风带着些许凉意,将我抱上自己的膝盖,向我恳求着。

  「让我做下去……」

  咦?咦咦!

  在这里?开玩笑的吧?才不要啦!

  我还没时间叫出口,裤子就被脱下去了。

  「不、不行啦!万一有谁来了怎么办……」

  可是冬彦根本没在听我的抗议。

  「事到如今也太晚了吧……」

  也对啦。

  我们变成情侣的那个晚上,就是在夜景非常漂亮的公园里造成事实的。
  我明明是打算去泡女孩子,却反而被他泡到手,而且还当场就被吃掉了。
  呜哇,光是回想起来就觉得好丢脸。

  ……不对,现在不是在意识这个的时候。

  根本已经打算做下去的冬彦,已经将他灼热的欲望抵在我的入口处上了。
  「哇、等、等等啦。」

  就算我这样说,他也听不进去。

  冬彦用被我的液体沾湿的两根指头,毫不留情地伸进他刚才想将欲望潜进去的地方。

  「……不。」

  其实已经开始在发疼的内壁,冬彦就像是要撑开它一般探索着。

  「啊……不行……」

  我感觉到刚才才发泄过的欲望,又重新抬起头来的这件事,忍不住想缩起身体。

  冬彦綄全没有没有放开我的意思,将它握在他的大手之中。

  「哈。」

  趁我耽溺在快感之中时,冬彦将手指从我体内抽出,将他庞大的欲望插进我的内部。

  「啊……啊啊……」

  不管做过几次,每次插进来时的感触都让我忍不住发出悲鸣。

  「抱歉……我马上让你舒服。」

  冬彦在我耳边温柔地呢喃着,缓缓地煽动着在他手中我的欲望。

  「……啊。」

  冬彦没有忽视因为甜美的疼痛而分心的我,一口气插进我身体的最深处。
  「没问题了吧……」

  被这样问,我只能点了下头。

  其实还是感觉有点痛苦,不过跟刚才比起来好多了。

  「我可以动吗?」

  别连这种事都问啦,就算我不同意还是会自己做下去。

  「随便你啦……」

  突然间觉得很火大,我不高兴地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

  冬彦这样回答后,毫不留情地顶撞着我的身体。

  「啊……不……慢点啦……」

  「才不要。是小秋自己说随便我的吧?」

  「啊啊……嗯……」

  人总是在事后才后悔……脑袋里浮现这句话时已经太晚了。

  冬彦灼热的器官,在我狭窄的体内不停的来回穿梭,我的感觉也跟着开始上扬。

  已经是无意识地摆动着腰部,夹紧冬彦的热度。

  「啊啊……冬彦……冬彦……」

  在我体内的热度,渴求着吻的嘴唇,端整的脸庞……全部都让我感到无尽的爱意,只能一直呼唤着冬彦的名字。

  就像回答我一样,低沉的声音带着甜意。

  「我爱你……」

  在我耳旁不停呢喃着。

  我们完全没有注意到太阳已经下山,用着彼此的身体激烈地确认着爱情。
  「后夜祭差不多要开始了……」

  冬彦用嘴唇拭去我眼眶周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浮起的泪水,低声的说。
  「走吧……」

  先站起来整理好服装的冬彦,捉住我的手腕准备拉我起来。

  「咦……可是我站不起来啦……」

  在激烈的H后,有点撒娇般这样说的我,只换来不知啥时恢复到「冰之帝王」
  模式底下的冬彦皱起的眉头。

  「只有这个程度就投降,表示你锻炼的还不够。明天开始在晚餐前跟我去跑操场十圈。」

  「怎、怎么这样……」

  忍不住想要落泪的我,冬彦就像是趁胜追击般继续说下去。

  「就从今晚彻夜跳舞开始吧……」

  「咦……不要告诉我是土风舞之类的。」

  「那是当然的。你不知道白写的后夜祭传统,就是十二吋耐久土风舞吗?」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实在是太悲哀了,为啥我得在激烈的H之后还得彻夜跳舞啊。

  这样的话从一开始就别对人出手啦!

  至少要做的话也应该要手下留情吧……

  自己是怪物般的体力也别以为其它人都跟自己一样吧。

  边抱怨着边像小孩一样把全身的重量都倚靠到冬彦的手腕之中。

  「真是没办法。到半路为止由我抱着吧。」

  将我的身体抱起,准备走下楼梯的时候,冬彦像想起什么般停下脚步。然后用他那让人忍不住想叹气般的美貌看向我。

  「没办法忍耐真的对不起……」

  ──因为小秋实在是太可爱了。

  完全没有料到的告白跟几乎会融化人般的甜吻。

  我胸前又跟着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

  「明天我放假。舞会之后……再好好疼爱你……」

  对露出天使般笑容的男人,我只能垂下肩膀。

  (神啊……这个男人真的真的是我命运的恋人吗?)

  番外篇2──舞会后的罗曼史

  「不是要跳一整晚的吗?」

  就读于全校学生住校制的私立男校,白鸟学园高中二年级的我,稻叶秋人狠狠地瞪向歌曲中途就把我拉出跳舞圈的冬彦。

  今晚是取代学园祭,而举办的义卖会结束后的后夜祭。

  强迫地拉着我的手往宿舍方向走的是,白鸟号称「冰之帝王」,品学兼优人品端正的学生会长,一条冬彦。

  他跟我是同班同学兼室友,还外加彼此告白过,连不可告人的行为都有过的关系。

  就算是这样,但是绝对不是只有肉体关系而已。

  我们之间只要一相视,就会忍不住接吻,然后忍不住想要进行接下去的行为……但是看在我在那时总是会心跳不已的缘故,所以我应该是喜欢他没错。
  当然冬彦也是不可自拔的爱上我……我是很想这样讲了,不过事实到底是怎样的呢?

  谁叫那家伙到现在还是一个谜团,而且私下还在俱乐部打工当侍者。

  外加还有双重人格……

  虽然本人坚持绝对没有这回事,不过两边的个性实在是差太多了,让人不怀疑也难。

  不过不管是哪一边的个性时,都老是说我「很可爱」、「很可爱」啦。
  真的让人怀疑他眼睛是不是有问题,不过据说他视力相当好的样子。

  在装成好学生时所戴的眼镜,也是单纯的装饰品罢了。

  嗯。真的有必要作到这种地步吗?

  他拿掉眼镜时的容貌,是那种就算不是女孩子,也都会忍不住为之叹息的美貌。

  不过戴上眼镜时也有一种知识分子的魅力在啦。

  ……现在不是感叹这些的时候吧!

  「冬彦,喂,冬彦……」

  我用全身的体重强制把拖着我走的冬彦身体停下来。

  「学生会长自己翘掉舞会可以吗?」

  对,一直威胁转学生的我,白鸟的后夜祭是要跳舞到天亮的就是冬彦。
  「我改变心意了。」

  在礼拜堂通往钟塔的阶梯上,随时都有人可能经过的情况下,一口气做到最后。而且还一直威胁因为那样而站不起来的我,就打算用这么一句话打发过去吗?
  我严厉地指责出这点后,冬彦只是毫不惭愧地说:「没办法啊,说改变心意是变了啊。」

  就这样简单一句话。

  去,真是任性的家伙。

  可是说改变心意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该不会累了吧?」

  冬彦为了这次的义卖会,每天都努力到很晚。

  为了学生会要卖的小东西,他连玩偶都自己做了。

  本来就是很灵巧的人,但是在那之前,就根本来讲是个非常认真的努力家。
  虽然是个任性不听别人话的人,但也不能说是不温柔。

  要是请求他的话,也是会抱起我来。像是鞋子的鞋带啦,衣服的领结啦,也会帮我系好。

  也有可能是因为是有洁癖的关系,看不下去丝毫的歪斜啦。

  因为这样而在担心是不是这星期的疲劳一口气爆发出来的我,马上就知道自己的错误了。

  因为在青白色的月光下卸下眼镜的冬彦,看着我露出了妖美的笑容。

  「什、什么啦?」

  「没什么……只不过觉得小秋看起来还是很美味的样子……」

  你黄昏的时候才吃掉我不是吗?

  「笨蛋,你在说什么啦?」

  我忍不住往后退,努力地想把那句话当成是开玩笑的一种。

  但是果然还是失败了。

  被脚边的石头绊到,差点要往后面倒的我。

  不小心伸出手,紧紧抱住冬彦的身体。

  「引诱人的方法也进步了……」

  呜呼哀哉,已经完全变成另一个个性的冬彦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就算我这样驳回去,但冬彦完全没有打算放开我的身体,相反地还更加贴紧过来。

  譬如……胸部啦,下面的部位啦「不要,放开我啦。」

  虽然用双手用力想推开冬彦的身体,不过糟糕的是,就连我也慢慢开始感觉冬彦的热度很舒服了。

  不仅仅是因为很温暖。

  明明是越过制服感觉到的温度,但却像是着火般滚烫。

  「啊……冬彦……」

  忍不住用撒娇般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就算在月光下看也依然让人胸部一紧的美貌上露出了笑容。

  「小秋的那里,已经比起跳舞更想做那个了。」

  「那个?」

  「Sex。」

  用着几乎会融化下半身般的声音,冬彦贴紧了我耳旁说……

  「什、笨蛋,不是啦……」

  「到底是不是,就由我来调查吧。」

  在回到我们房间后……用甜美的声音呢喃后,冬彦轻松地扛起我的身体。
  「啊,等一下……我今晚已经不行了啦……」

  必死的想要推辞的我,但冬彦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大步地通过了庭院。
  就好象扛起在河里抓到的鲑鱼,非常得意地要回巢穴的熊一般。

  「冬彦,喂,放我下来啦……」

  当然一直跳舞跳到早上就某方面来讲是难以忍受没错,但是H也是极度消耗体力的行为。

  当因为用全身的力量抵抗,却没有功效而放弃的我面前,已经出现我们房间的大门了。

  「小秋……」

  抱着我进到房间里的冬彦,在锁上门后把我放在床上看向我。

  「什……怎么了?」

  对不像平常一样强势的冬彦,我感到有点吃惊。

  「你明白吧?很累的时候是会特别想做的。」

  「是、是这样吗?」

  想装傻让冬彦冷静下来,但对现在的冬彦来讲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讲清楚点,现在他就像是满月时的狼男状态。

  「我想做……」

  呜哇!别在人耳边吐气啦!还外加用那种魅力全开的美声说话……

  无意识地缩了一下身体的我,冬彦用嘴灵巧地解开我的领结。

  喉咙那边感受到的是如同野兽般的喘息。

  啊啊,我已经不行了……

  身为健康的男孩子,只要身体小炸弹的导火线一点燃,到爆炸为止是停不下来的。

  「冬彦。」

  我也用着带着诱惑意味的声音在冬彦耳旁说,不服输地也咬上了冬彦的领结。
  「嗯……」

  奇怪?冬彦作的时候那么容易就解开了,可是领结却完全不听我的话。
  像是注意到我在拼命跟领结奋斗,而冬彦噗嗤一声笑出来。

  「呜……」

  真是讨厌的家伙……

  在我磨蹭在这件事上的时候,冬彦的手已经开始解起我胸前的扣子。

  我稍微偷了一下懒,用手指松开了领结结起来的部位,然后用嘴上扯开领带。
  成功了!终于还以为冬彦一点颜色看了。

  接下来就只剩剥掉冬彦的衣服而已。

  我就像是要袭击冬彦一样抱上去,开始努力地解开紧闭着的钮扣。

  可是我真的是很不灵活耶。

  冬彦看起来像心情很好一般,只是微笑着看着这次再跟扣子奋战的我,终于完全解开冬彦衬衫的扣子正在松了口气时,我被紧抱到那裸露出来的胸前。
  「啊……」

  冬彦带着清洁感的淡淡体味,却让我从身体深处开始发疼。

  「你真是让我等很久……」

  「我不是故意的……」

  反正又是听不进去的。

  冬彦把我压在床上,粗爆地将脸贴近我露出来的胸前。

  「嗯……呼……」

  刚才也一直在被欺侮的胸前突起,在被用舌头舔上时,我的脑袋已经呈现一片空白。

  「……」

  牙齿轻轻地啮咬着,然后又不停地吸吮着。

  虽然也想同样对冬彦还以颜色,可是身体已经完全不听我的指挥了。

  一边用嘴爱抚着我一边的突起,冬彦用领带的前端玩弄着另一边突起的前端。
  然后我粉红色的前端就自然地竖立起来。

  冬彦马上就啃咬上那边。

  真的是跟外在不一样超猥亵的表情。

  第一次看到这家伙的瞬间,竟然会误以为他是「教堂天使」的我,该不会真的是个笨蛋吧?

  可是……

  「我喜欢你,小秋,最喜欢你了……」

  被他用着濡湿般黑色的眼瞳凝视,用着传到腰间般低沉的美声告白,却给我一种身在天国般的错觉。

  然后我也像是被施展了魔法一样。

  「我也是……我也喜欢冬彦……」

  只能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所以,他果然还是我命运的恋人吧。

  这瞬间,如同燃烧般冬彦的热度温柔地贯穿了我的身体。

  「嗯……啊……」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因为非常突然,让我吓了一跳。

  「呜……」

  冬彦缓慢地侵入我体内的感觉,是带着点痛苦却又难以形容。冬彦的手握住了我的东西。

  「啊啊……」

  冬彦将整个人沉入我的体内,煽动着我敏感的粘膜,我只能不停地重复着那句爱的咒文……

  在两人的身体重合着、我们两人一起升到没有尽头,有着蔷薇色天空的天国里去。

  就像是在跳舞一般,等待着甜蜜的那瞬间来到,在回到宿舍我的房间前。只有我们两人。

                              (全文完)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